卡洛莫尔新石器墓地旅游攻略-卡洛莫尔新石器墓地必玩景点

好文推荐
卡洛莫尔新石器墓地

卡洛莫尔新石器墓地坐落于爱尔兰斯莱戈郡的一个史前历史遗址,为爱尔兰四大巨石墓地之一,是爱尔兰同类坟墓中规模最大的,墓地中的纪念碑都有5500年到6500年的历史。

卡洛莫尔新石器墓地为爱尔兰最大的新石器墓地,同时也是最古老的新石器墓地,由30多个可以看见的巨石墓组成。很多墓地为巨石圈墓地,由30至40块岩石组成,一般的时候为片麻岩。陪葬墓也是整个墓地的一部分,中部最高的地方矗立有纪念碑。墓地中目前共有27个纪念碑,都得到不同程度的保护,根据研究这里最早的时候约有100多个纪念碑,在19世纪早期的时候,被开荒者毁坏。

Carrowmore Megalithic Cemetery

必去理由:爱尔兰规模最大的新石器墓地

景点所在大洲: 欧洲【Europe】

景点所在国家/地区:爱尔兰[Ireland]

景点所在省、州:斯莱戈郡 [County Sligo]

广州地区埋藏墓葬最多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墓地,有些啥宝贝?

之前我们曾来到广州市黄埔区狮龙大道的考古工地,本期小编的镜头将对焦在甘草岭,这是目前推断广州地区埋藏墓葬最多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墓地。从墓葬形制和陶器特征来看与茶岭的年代相差不大,相当于石峡文化中晚期。四千多年前这里又埋葬了什么样的人和故事?

一个都不能少

在2015年8至9月份的考古调查工作中,考古队员并未发现甘草岭遗址,因为当时的甘草岭被村屋、硬化水泥砖路面等现代建筑覆盖,还建有汤村优质龙眼基地,不具备考古勘探条件。

2017年9月初,施工方清除了甘草岭地面建筑物和地表硬化路面,广州市文物考古院考古队员立刻对甘草岭施工区域进行了考古调查。下图为清表后的甘草岭美景,考古队员就是在这片土地上找到了甘草岭失去的记忆与故事:

“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在地表发现露出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陶片、石器等,像冥冥之中甘草岭遗址写给考古队员的一封信,呼唤着考古队员在轰隆隆的挖掘机到来之前拯救它们。不过这封信没有字与笺,是它们与考古队员独特的交流方式,伯乐相马、慧眼识珍,露出地表的这些蛛丝马迹自然逃不过资深考古专家——朱家振老师的法眼:

虽然早期建筑对甘草岭遗址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狮龙大道考古项目负责人张强禄副院长和现场负责的朱家振老师凭借多年的田野工作经验,确认甘草岭仍有重要的文化遗存埋藏,本着“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落下”的工作原则,立刻知会建设部门和施工单位停止该甘草岭文物埋藏区域的施工,同时即刻申报开展抢救性考古发掘。

甘草岭遗址发掘掠影

2017年9月5日开始,考古队员开始对甘草岭遗址进行考古发掘,2018年1月25日基本结束,共布设探方(沟)36个,实际发掘面积2900平方米,发现和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战国阶段的墓葬170座,灰坑81座,灰沟3条,柱洞约40个,出土陶、石、玉等不同质地的文物200多件。

甘草岭遗址发掘初期航拍图,看上去像一只乱入的霸王龙(头部):

小编每次和朱家振老师聊天的时候,他的开场白基本都是:“我们按照《田野考古操作规程》,……”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几十年的田野考古生涯,朱家振老师就是我们考古院一部活的“田野考古操作规程”。甘草岭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一个个考古队员匆忙工作的身影,有的刮面,有的绘图,有的拍照,有的在做发掘,大家配合默契、井然有序。甘草岭遗址工作现场远景照片(西-东):

考古发掘进行到一半,“霸王龙”溜走了,山坡上布满了探方。甘草岭遗址发掘中期航拍图:

甘草岭遗址远景(南-北):

从东向西看去,近处泛红的土壤,和远处黛色的山,漂亮的层次感像色彩厚重的油画:

仅发掘遗址全貌的⅔?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甘草岭遗址地下埋藏区不止这次考古发现的这么多,从墓葬分布情况和甘草岭遗址原有地势判断,本次抢救性考古发掘遗存范围约为甘草岭遗址全貌的⅔,至少还有约⅓的墓葬分布在甘草岭岗顶和西坡,这一部分没有在施工红线范围内,所以没有对其进行考古发掘。

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这是配合狮龙大道项目建设开展的抢救性考古发掘,目的是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尽全力在轰鸣的挖掘机下发现与抢救人类的文化遗产与珍贵记忆,还时光以生命、还岁月以文明。

这些埋藏于地下四千多年的文化遗存,如果我们不去惊扰它,再埋四千年它保存得还会像今天一样好!所以说,配合基本建设开展的考古发掘是抢救性的考古发掘,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文化遗产保护方式。

如果不做抢救性考古发掘,这些文化遗产与记忆可能在沉睡中就会被现代建筑和挖掘机破坏无存,那些光辉灿烂的文明与文化印记也会消失于宇宙边际。在无限长的时空曲线中,一头连着无限的过去,另一头连着无限的未来,你可以沿着它向前向后走无限远,但如果出现了太多的缺口,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归宿。

(注:上图为广州市文物考古院藏文物图片,与甘草岭遗址无关。)

甘草岭遗址往事钩沉

小编又要敲黑板了——说正经事,甘草岭遗址到底挖到了什么?这才是本期最值得期待的内容。

遗迹解读

据考古项目负责人介绍,甘草岭遗址发现的墓葬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口上部多已被毁,墓坑普遍较小,大部分都是原坑土回填,埋藏较浅,不见有人骨和葬具,方向以东西向为主、少数为南北向,或许方向不同代表年代上存在早晚差异。

M8是甘草岭遗址一座典型的墓葬,墓坑已经清理到最底部了,是不是非常浅?因为上部已经被早期人类活动破坏,考古队员清理掉表层土后就找到了这座墓葬,并对它进行了清理,这是清理完成后、随葬器物放置原位的样子:

甘草岭遗址墓葬从随葬器物来看,以碎陶器为主,有的石器和陶器伴出,有的玉器和陶器伴出。按照出土器物组合特征,大致可以分为下面四大类:

除了以上四大类,甘草岭遗址还有一些很有故事的墓葬。

M49则是甘草岭遗址出土器物最多的墓葬,器物在墓坑里堆得很拥挤,对比起上图的那座空得有些寂寥的M93,让人忍不住一声叹息。但是,在考古发现与研究的视角下,它们一样有价值,两座墓主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的墓四千年后会被发现,还会被写进同一本书里,生命本来就很多带不来、也带不走的东西。

M33长达2.8米,是甘草岭遗址最长的一座墓葬,而且打破了M118,这当然不是因为墓主人个子高,而是地位很高、等级高,所以随葬品比较丰富。但是清理出这么长的一座墓葬,让考古队员非常意外。

M94是甘草岭最短的墓葬,旁边放的是1米的标杆,会不会是个小孩墓呀?要不就是二次葬?

M19出土了2个石铲、1个石锛,是甘草岭遗址出土石器最多的墓葬:

有些墓葬与墓葬之间或者墓葬与灰坑之间有打破关系,有些墓葬旁边有柱洞,并且墓葬往往被柱洞打破,这些打破墓葬的柱洞是否和墓葬本体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值得探讨。

关于叠压打破关系,也是看考古贴必备常识,小编还得啰嗦几句,不要想得太高深,这两个词非常形象:一个堆积积压于另一个堆积的现象叫“叠压”,请自行脑补蛋糕一层层的样子,当然了,地层要复杂得多。

沟穴类遗迹在形成时破坏原先堆积叫“打破”。比如说很久很久以前,附近一户人家选中了甘草岭一块地安葬先人,时间隔了很久,这处墓地慢慢地被遗忘、逐渐变成平地,在历史的偶然与必然之间,又有村民选中了这块地作为墓地,或者在上面建了房子、或者挖了个坑、我们就称为后面的墓、房屋、坑等打破了前面的墓。当然,打破关系不局限于墓葬。

辨识叠压打破关系只是一方面,考古队员在考古发掘的时候,要按照从晚期到早期的顺序进行清理。

下图为灰坑打破墓葬,圆形的是灰坑,长方形的是墓葬,从时间上来讲,灰坑的时间晚于墓葬:

下图为柱洞打破墓葬,在甘草岭,很多墓葬边都有柱洞,并且墓被柱洞打破,这究竟是葬俗,还只是巧合?这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如果您有想法,也欢迎留言探讨。

遗物解读

>玉器

在甘草岭出土了10件玉器,包括环、镯、玦、凿、管、琮等,多数玉器质地比较差,摸上去如石头一般粗糙。下图为M120出土的玉环,风格非常质朴:

这漂亮条纹的玉玦:

> 石器

甘草岭的石器以完整器为多,有些石器比较精致,看不出使用痕迹,估计是作为礼器来使用。下图是一组石铲,有的穿孔、有的没有穿孔:

双肩石锛,先人一般拿绳子把画圈的位置绑到木棍上使用:

东莞蚝岗遗址博物馆展示了一组史前人们使用石铲、石锛劳动的内容,形象地复原了这些磨制石器的使用方法:

▲ 石铲

▲ 石锛

在没有影像和文字资料的时代,这一切只能依靠现有的考古发现去进行一些合理的想象,这些想象也是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的,有时候也需要实践去验证。2017年12月份,考古项目负责人陪着被学生昵称为“J公子”的中大老师去狮龙大道考古工地,小编也跟车去了,听墙角儿听来这样一个故事:

J公子:今年我一个学生,对实验考古有兴趣,这次实习在工地做石镞(箭头),买了几只活鸡回来射,射了半天射不死……最后射了五六箭射死了;如果箭没射到动物射到树上,箭头就断了,另外还容易丢,可见古人箭头的消耗量非常大,当然加工起来也很快。

项目负责人:射动物射不死……得试试射老师,估计瞄的准。

考古这么有意思,看似干巴巴的墓葬、灰坑、陶石器等背后有这么多的故事和悬疑!

考古项目负责人告诉小编:

甘草岭遗址随葬品中的玉环、被扰乱的地表层中采集的玉琮残件等,都显示出粤北石峡文化,乃至环太湖良渚文化对珠三角腹地的深度影响。虽然从墓葬规模和玉石礼器的等级来看,甘草岭墓地要远低于前者,这也是文化传播影响力渐次减弱的必然结果。

大伙儿还记得前阵子良渚遗址被确定为申遗预备名单的喜事吗?从这次茶岭和甘草岭遗址的考古发现来看,咱大广州也算是良渚的子民了,良渚文明的余晖翻越南岭,通过石峡文化也照到我们这里啦。

关于甘草岭遗址,小编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再说就露馅了。下一期我们走进越人墓地——沙岭,不见不散。

------------------------------------------------------

声明:本文编撰推送属非商业行为,如涉及著作权问题,请著作权人或著作权持有人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3461003623@qq.com(本QQ为工作号,不加好友),我们将妥善处理。转载请注明转自“黄埔文化遗产”(ID:hpwhyc)。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介绍 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地址门票价格

营盘山遗址这是云南发现超多遗址文物的遗址地。在遗址位置发掘出了众多石器跟陶瓷片,在那片土地上发掘出了黑陶,红陶数量不等珍贵文物。目前这里是免费对外开放的。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介绍 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地址门票价格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景区基本信息

门票:免费

位置: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

开放时间: 全天

交通路线:

昆明北部汽车客运站有昆明至禄劝县的客车,行程约2小时。

自驾路线:

从昆明出发进入沣源路——杭瑞高速——京昆高速——香水路——G108——秀屏路——东山路行驶150米到达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介绍 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地址门票价格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景区攻略

禄劝县是云南省昆明市辖县之一。营盘山遗址是云南省自1990年以来发现最多新石器时代文物的洞穴遗址。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位于岷江东南岸三级台地。它有5米宽,4米高,66米深,最宽处21米宽。该遗址是在1984年的文物普查中发现的,并收集了部分石器和陶器碎片。

1989年7月,县文物办公室对遗址全面清理,遗址出土了,砂灰陶、夹砂橙红陶、黑陶、泥质红陶等陶片超过20000件,石头(刀、纺轮、石臼、斧、锛、凿)超过50块,蚌刀4块,小海贝29枚和羊、马、鹿、猪、牛和其他动物的牙齿和贝壳。

营盘山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介绍 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地址门票价格

据了解,营盘山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岷江东岸和南岸的三级台地。遗址场地呈梯形,东西宽120-200米,南北长约1000米,总面积近15万平方米。该遗址包括新石器时代和石棺时代的文物。其中,新石器时代的遗迹是5500 - 5000年前的中心聚落遗址,石棺时代的遗迹是西周、战国、秦汉时期的石棺墓。

2000 - 2006,成都文物和考古研究所、阿坝州文物管理所、茂县羌族博物馆正式发掘文物管理网站,七年来,发掘总面积近3000平方米,发现9座的房屋基地,5座人殉坑,4座窑址,灰坑100余个等,此外,在中西部的废墟发现的大量类似于广场,出土器物包括陶器、玉、石、微晶,骨器、蚌器等,总数几乎全部;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出土文物在营盘山包括最早的陶瓷雕塑在四川发现,最早的文物人工用朱砂在中国发现,最早和最大的陶瓷窑遗址发现在长江的上游,和最多的彩色陶器在四川出土。

据专家介绍,营盘山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岷江甚至在四川西北部新石器时代考古工作突破,不仅将巴蜀文明进步的历史起源在5000年前,是找到灿烂的三星堆文明和砂的来源提供了新线索,具有非常重要的科学价值。

内蒙古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

内蒙古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

格日乐图 陈文虎 包青川 张亚强

1

迄今为止在内蒙古自治区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存2000余处。由于自然地理环境的限制和历史发展情况的不同,内蒙古地区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频繁,新石器时代文化分布比较集中,在各自区域内形成了相应的考古学文化谱系,使得中华文明在这一地区出现繁荣局面。一个是内蒙古东南部的西拉木伦河和大凌河支流地带,该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有自己的渊源和发展序列,是一个具有独立发展性质的文化圈。一个是内蒙古中南部的黄河流域及环岱海山岳地带,该地区由于本身就是黄河流域的一部分,其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不可避免的受到中原地区仰韶文化的影响。最近几年在阴山北麓及草原地带,发现了大量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存,是迄今中国北方及草原地带发现的一种全新的考古学文化,在该地区也存在大量与内蒙古中南部仰韶时期和龙山时期等诸多文化相同的遗存,随着这一区域的考古调查及发掘工作力度的逐年加大,该地区的文化面貌也逐渐清晰起来。

01

内蒙古东南部地区

内蒙古东南部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主要有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红山文化和小河沿文化等。

兴隆洼文化,得名于198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首次发掘的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兴隆洼遗址。1982年在内蒙古敖汉旗东南部调查发现,1983年进行发掘。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6000年到公元前5000年,最早可以到公元前6200年左右。兴隆洼文化目前可以分为兴隆洼类型、白音长汗类型、查海类型和上宅类型四个类型。兴隆洼文化大体分布在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教来河和大凌河流域。20世纪经过较大规模发掘的遗址有敖汉旗兴隆洼遗址、林西县白音长汗、克什克腾旗南台子遗址、辽宁省阜新县查海遗址等。

赵宝沟文化,得名于198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掘的敖汉旗赵宝沟遗址。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5000年到公元前4700年,下限可晚到公元前4500年左右。赵宝沟文化其分布范围主要在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教来河和大小凌河流域。发掘或调查的同类性质的遗址还有敖汉旗小山遗址、南台地遗址、翁牛特旗小善德沟遗址、林西县白音长汗遗址、水泉遗址等。

富河文化,得名于196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掘的赤峰市巴林左旗富河沟门遗址。其年代应该是在兴隆洼文化之后,上限与赵宝沟文化相当或略晚一点,下限至少不晚于红山文化。富河文化大致分布于西拉木伦河以北地区。发现的遗址主要有赤峰市巴林左旗富河沟门遗址、金龟山遗址、南杨家营子遗址等。

红山文化,得名于20世纪30年代发现的赤峰市红山后遗址。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4500年到公元前3000年左右。红山文化分布范围广,东起下辽河西岸,向北到霍林河流域,向南到达燕山南麓的蓟运河流域,西边大概以大兴安岭为界。目前发掘的红山文化遗址有赤峰市水泉遗址、蜘蛛山遗址、敖汉旗三道湾子遗址、四棱山遗址、兴隆洼遗址、林西县白音长汗遗址、凌源县三官甸子遗址、牛河梁遗址等。

小河沿文化,得名于1974年发掘的赤峰市敖汉旗小河沿乡南台地遗址。其年代介于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之间,上限不晚于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分布范围,除了占据整个西拉木伦河流域以外,向南扩展到河北中部。目前发现和发掘的遗址有赤峰市敖汉旗石羊石虎山墓地、南台地遗址、翁牛特旗大南沟墓地、克什克腾旗白音长汗遗址等。

新中国成立后开展的全国第一次文物普查工作,在内蒙古地区发现了大量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在这基础上尹达先生首次提出了红山文化,196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掘巴林左旗富河沟门遗址后从细石器文化中区分出富河文化。1974年经过发掘后首次分辨出小河沿文化。

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进行了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在内蒙古东南部地区发现了大量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到九十年代末,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在该地区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进而基本确定了该地区考古学文化谱系。

1982年文物普查时候首次发现兴隆洼遗址,1983年-1994年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相关单位对该遗址进行多次发掘,将其同类遗存命名为兴隆洼文化。1988年至1991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了林西县白音长汗遗址和克什克腾旗南台子遗址,认定为兴隆洼文化“白音长汗类型”和“南台子类型”。

白音长汗遗址人面蚌饰

198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首次发掘了敖汉旗赵宝沟遗址,命名为赵宝沟文化。1991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了林西县水泉遗址后,提出赵宝沟文化“水泉类型”。

进入21世纪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联合对西拉木伦河进行区域性考古调查后,2003年对该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由于西梁遗址发现的陶器与已发现的辽西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有很大差距,因此提出建议命名“西梁文化”。

2006年开始发掘的扎鲁特旗南宝力皋吐墓地是进入新世纪后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发现的重要遗址,是在其自身文化特点的基础上, 融入了周邻多种考古学文化因素而成的一种新的考古学文化类型。 鉴于目前此类遗存发现地点还较少, 对它的分布范围及文化特点的了解还不深入, 故暂称为“南宝力皋吐类型”。

2007年发掘的赤峰市元宝山区哈拉海沟墓地是一处小河沿文化的遗址,从整个墓地的文化因素方面综合来看,哈拉海沟墓地的文化面貌与翁牛特旗大南沟墓地很是相似,无论是在墓葬分布排列、墓葬形制、葬式还是随葬品方面均有相同或者相似之处,其时代大致与大南沟墓地时代相当。

2009年开始发掘的赤峰市魏家窝铺遗址,是一处文化属性单一,聚落结构完整的红山文化遗存,是内蒙古地区目前发现的规模较大、保存最完整、发掘面积最大的红山文化时期聚落址,为深入分析红山文化聚落遗址的分期与年代、文化成分、居住情况以及生产方式等提供了重要线索,对研究该时期与各方文化的交流、人地环境的变迁、社会结构的变化等具有重大意义。

2010年开始发掘的哈民遗址也是内蒙古东部地区近年发现的又一个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考古学文化遗存,是考古工作者在北纬43°以北区域内首次大面积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其对于进一步探讨新石器时代考古学诸文化之间的关系具有重大的意义,其年代大体与红山文化相当,其遗存被命名为哈民文化。

哈民遗址F57

02

内蒙古中南部地区

内蒙古中南部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其文化内涵与中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大致相同,但也有一定的地方特点,即诸学者所称的各种文化类型。

仰韶文化时期内蒙古中南部大致分为后冈类型、庙底沟类型、半坡类型三大类型。其中仰韶早期以后冈一期为代表,主要遗址有石虎山遗址、红台坡遗址,仰韶中期以半坡和庙底沟类型为代表,仰韶晚期以庙子沟、海生不浪、阿善类型为代表。龙山早期分为老虎山、阿善三期两个地方类型,龙山中期以永兴店文化为代表,高领袋足鬲是其典型器物。龙山晚期以朱开沟类型为代表。

内蒙古中南部考古学文化的发现与研究,始于20年代初鄂尔多斯高原萨拉乌苏河沿岸的科学考察与发掘。40年代,这一地区新石器考古逐渐展开。50年代调查发现了白泥窑子等遗址,并试掘了转龙藏遗址。60年代调查了岔河口、海生不浪等遗址。70年代以来,在调查的基础上发掘了大口、朱开沟、二里半等遗址。1974年发现伊金霍洛旗朱开沟遗址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四次进行发掘工作,为探索内蒙古中南部地区仰韶晚期至早期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提供了重要资料,因此命名为“朱开沟文化”。进入80年代,田野考古工作取得长足的发展,先后发掘了阿善、老虎山、白泥窑子、寨子塔、西园、庙子沟、大坝沟、园子沟等遗址。1982年开始发掘的老虎山遗址,是早期龙山文化的新类型。它的发掘对研究内蒙古东南部地区,乃至整个北方地区新石器时代聚落形态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资料,后被命名为“老虎山文化”,同类遗存还有白玉山遗址、面坡遗址、板城遗址、园子沟遗址、大庙坡遗址等,其中以老虎山遗址和园子沟遗址为典型代表。90年代又发掘了周家壕、白草塔、南壕、寨子上、小沙湾、永兴店、后城嘴、官地、王墓山、孤子山、阳湾、鲁家坡、红台坡等遗址。

除了配合基本建设项目外,在该地区还进行了一些带有学术目的的主动性发掘工作。如1992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大学考古系等单位对托克托县海生不浪遗址进行了首次正式发掘,进一步加深了对海生不浪遗址的理解;2014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人类学系合作在1992年发掘的基础上对海生不浪遗址进行再一次发掘,加深了内蒙古中南部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及青铜时代文化发展阶段与周边文化关系的认识,丰富了其文化内涵。1995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日本京都中国考古学研究会合作开展了“岱海地区文明起源和发展的考古学研究”,发掘了凉城县王墓山坡上遗址。为了开展国家文物局十三五期间重大考古项目“河套地区史前聚落与社会研究”的课题研究,2016-2017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仰韶文化时期的清水河岔河口遗址进行了再次发掘,对岔河口遗址环壕的营建、使用及废弃年代有了初步认识;2018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展了南流黄河两岸地区龙山文化专题考古调查为主、临近区域龙山遗址复查为辅的考古调查、测绘、信息化处理和试掘工作。

海生不浪遗址2014年出土小口双耳罐

03

阴山北麓及草原地带

阴山北麓及草原地带近几年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境内调查发现了大量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存,其中发掘了典型的裕民遗址、四麻沟遗址,是迄今中国北方及草原地带发现的一种全新的考古学文化,时代为公元前6400年左右。裕民遗址出土房屋为圆形半地穴式,到四麻沟遗址中开始出现圆角长方形半地穴式的房屋。石器多以打制为主,主要器型有磨盘、磨棒、砍砸器、刮削器、端刮器、石斧、石锛、石凿、石铲、石镞、石刃等,其中锛状器为这一时期具有典型特征的器物。陶器和骨器数量较少,陶器代表性器物为釜、筒形罐、片状器等,纹饰主要为“麻点纹”、“编织网格纹”。

四麻沟遗址

随着“裕民文化”的确立,近些年关于“内蒙古阴山北麓草原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发现与研究”的重大科研课题也已逐步建立,为探寻中国北方草原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的面貌及其内涵提供了重要的资料,为建立北方草原地区的考古学文化谱系及时空框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编辑:石可

审核:张红星、孙金松

原载于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公众号

如有不当请告知将删除本文或修改

精彩内容